1582547785816246

​​杨紫:入行20年,遇见佟年很幸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87
  • 来源:杨紫中文网

对于大部分90后观众来说,杨紫都是很特别的存在,或许是见证了她从童星一路摸爬滚打走到现在的成长轨迹,让这种“特别”更加无法替代。

悄咪咪干大事的二次元学霸


最近,杨紫的新剧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正在热播。剧中,杨紫饰演的佟年是个二次元少女。在接受采访时,杨紫特意强调这个角色既没有傻白甜,也没有恋爱脑,她形容佟年是“蔫儿蔫儿地干大事的那种人。”

杨紫说她很享受这部剧的拍摄过程,“自从走进佟年的世界后,笑容就没有停过,每天看书都是笑着睡着,仿佛自己沉浸在粉色泡泡的世界中。”

而在开始拍摄之前,团队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做准备,一起看小说,围读剧本,探讨如何让书粉和没看过书的人认识到佟年的美好。杨紫说,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大学时光,真实而美好。


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是杨紫和李现首次合作。谈及李现时,杨紫用了特别、很、非常这类形容词,“现哥是很体贴的一个人,你跟他说一些自己的看法或建议,他都会欣然接受,并且会非常真诚地回馈。”


其实,他俩早在大学时就已相识,只不过那时候的关系仅限于在楼道里碰见了喊一声打个招呼,真正的合作还是头一次,“这次拍戏是表演上的第一次交流,对他的了解也加深了,跟以前的感受不太一样。”


哭戏


杨紫的哭戏是被观众盖章认证了的。

从胡湘湘、邱莹莹到锦觅,这些角色的戏剧张力都很大,期间网上对杨紫哭戏的讨论也异常热烈。

《欢乐颂》里的邱莹莹是被大家公认的傻白甜,杨紫的哭戏真实、有代入感。


拍摄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时,杨紫各种情绪下的哭戏都让人倍感揪心。



佟年也有哭戏,只不过这一次的哭戏轻松了很多,没有生离死别的悲恸,“就是小女生在谈恋爱时候的这种感觉。”

作为90后“老戏骨”,杨紫也越发感受到,演员和角色之间所谓的相互成就真不是说说而已,即便是哭戏,也需要遇到合适的角色,“灵魂一下子碰在一起了,你就止不住地想哭。”

对杨紫来说,哭戏也不是一件能信手拈来的事情,“没有想哭的情绪在的时候,哭不出来,怎么都哭不出来,调动自己情绪比较重要。”

小时候拍戏哭不出来,杨紫会去想一些伤心的经历或不好的结果,甚至是“爸妈不理我”这种在她看来有些幼稚的事情,或者听听悲伤的歌曲,都能调动起悲伤的情绪,很容易哭出来。

越长大杨紫发现越难哭出来,即便通过技巧、回忆伤心的经历让自己哭出来,那种情绪也是假的,跟剧情及角色并没有联系,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,因为你在哭的是另外一个事儿,我就感觉还是得根据角色和剧情,知道你为啥哭,有没有哭的必要。”


表演本身就是二次创作的过程,演员对角色有感觉、有投入,表演才是丰满的。现在遇到哭不出来的情景,杨紫更多是思考问题出在哪里,也会和导演沟通自己的想法,“连我自己都没法感动,能感动观众吗?这条线真的有必要吗?”

杨紫说自己很感性,如果情绪对了,会很自然地进入角色,演起来也很容易。如果表演中一直找不到感觉,她就会去想问题出在哪里,而不是给到哭戏就得哭出来。

入戏


在拍摄现场,杨紫喜欢自己琢磨角色,她喜欢灯光、摄影、道具老师们叮铃哐啷忙自己的工作,营造热热闹闹的氛围。

用她的话说,“现场越嘈杂越好”,没有人注意到,就可以沉浸在角色里,保持最好的状态。等现场准备好了,说一声,情绪和状态都对,就能快速入戏。


“我很怕现场导演说‘大家都不要说话,等杨紫老师’,我脑子一下就懵了。”想到现场有那么多人在等,杨紫就会特别有压力,根本想不起接下来的剧情。所以,一般情况下她会跟导演说大家该干嘛干嘛,“千万不要管我。”

杨紫也有入戏很深的时候,有时候自己觉得走出来了,但某个瞬间遇到相似的情景,回想起剧情,或者听到相关的歌曲,都会被拉回到角色,“一下就把我带回那个情景里,有时候会很难过。”

拍完《战长沙》后,杨紫说她很多次睁开眼睛还沉浸在胡湘湘的世界里,感觉有些恍惚,“我说我这是在哪儿,我不是应该在胡家的院子里嘛?”她说那段时间自己跟“魔怔了似的”,吃饭也不开心,“我妈问我怎么了,我说我有点走不出来。”


《大秧歌》结束后,杨紫去拍一部轻喜剧,在开始的那一个星期里,晚上收工回去杨紫都会不自觉地哭。她说那种感觉很奇妙,前一秒还是吴家大小姐,突然就成了另一个人,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就觉得一下子到了这个角色,有点背叛了我上个角色的感觉。”

繁华与落寞


杨紫很早就体验过攀登巅峰,也承受了繁华过后的落寞。
 
2004年,一部《家有儿女》,让12岁的杨紫真正成了家喻户晓的童星,收视群体波及老中青好几代。小雪、刘星这些角色也陪伴了很多90后整个童年。杨紫在采访中说,她有一次随剧组到一所学校里去采景,当时正值课间休息,大家看到她,就喊着“小雪”的名字将她紧紧围住。

《家有儿女》之后,杨紫的演艺事业出现了断层式的尴尬期。特别是高中三年,青春期少女对外貌的敏感,恰好撞上青春痘的猛烈攻击和一路飙升的体重。

小时候长得胖一点,导演会捏着肉嘟嘟的脸说“哇,这姑娘长得真可爱啊”,高中时再去试戏,委婉点的导演会说“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可爱,再考虑考虑”,继而就没了音讯,直接点的一句“和角色不符”也被拒之门外。


高中三年,杨紫更加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吃演员这碗饭,按她自己的话说,“大家都认识你,大家都知道你很红,可你就是没有什么戏可拍”。演艺圈更新换代如此迅速,消失一段时间可能属于自己的时代就过去了。杨紫说在那时候非常恐慌,害怕会被大家忘记。

五岁和知名演员合作,十二三岁家喻户晓。再到被忽略、接不到戏的恐慌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天比一天圆润的焦虑,这种反差最消磨个人意志。
 
那时候,很多八卦平台也不忘煽风点火,“开机前一星期遭遇换角,杨紫发福差点毁掉演艺事业”“演《家有儿女》的杨紫变胖了?”这种标题一搜一大堆。
 
《战长沙》中的胡湘湘,是杨紫职业生涯中又一次重要的转折点。那时,杨紫才上大一,还是个19岁的姑娘,但胡湘湘这个角色跨度很大,从不谙世事到隐忍克制,从少女到少妇,经历家庭巨变、战乱离合。

现在打开知乎,关于杨紫演技的评价,大多都是以胡湘湘举例。观众记住了“胡湘湘”,杨紫也摘掉了“小雪”的标签。
 
最胖的时期过去了,最难捱的日子挺过来了。
 
《欢乐颂》播出后,“欢乐颂五美”成为当时霸占媒体各大版面的热点话题,而杨紫饰演的邱莹莹,因为拎不清、经常曲解别人的善意,成为最具讨论性的角色。

不过,最后让观众又恨又爱的,依旧是又傻气又可爱的“小蚯蚓”。她拎不清、不明是非,让人看着咬牙切齿,但看到她一点点进步也会由衷欣慰。杨紫也会自己去琢磨邱莹莹这个角色,比如通讯录里给“2202”的每个姐妹备注专属昵称,“生产”邱莹莹的专属表情包。

最终,杨紫凭借《欢乐颂》提名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奖;同年,她与郑爽、关晓彤、周冬雨共同被南都娱乐周刊评为“90后四小花旦”。

厚积才能薄发,此后杨紫的演绎生涯终于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。

2017年,她继续主演《欢乐颂2》,也有清装剧《龙珠传奇》播出。在这一年的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,杨紫最终排名第73位。

去年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播出后,杨紫获影视榜样·2018年度总评榜人气女主角,“锦觅”成为杨紫演艺生涯中的又一次突破。

熟悉杨紫的人都知道她敬业、认真,生理期吊威亚、拍水下戏,而这份敬业也来自她对表演的热爱。如今,她有拿得出手的作品,演技也被观众所认可。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了近20年的杨紫,更懂得知足和珍惜。


杨紫今年26岁,是个工作狂,演戏是她目前最想做的事情,未来可能会一直做下去。如果不演戏她或许会选择做摇滚歌手。现在她还在攀登表演这座高峰,不敢任性和放松。不过,和懵懂时不同,现在她更在乎沿途的风景和一路上自己心态的变化。

猜你喜欢

回顾一下杨紫的演艺之路

以角色为本,用实力说话,从童星到花旦 演员杨紫 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

2019-10-13

杨紫|林之校余生请多指教|伪预告

杨紫|林之校余生请多指教|伪预告

2019-09-22

杨紫‖ 紫家荧屏‖ 张晓蕾‖ 饭制视频

阳光落下来的时候,雪就融了。 我的天使说,她该回家了

2019-08-21

「沉默的证人」释出主题曲“打破沉默”MV

「沉默的证人」释出主题曲“打破沉默”MV

2019-07-25

专访杨紫:路还长!我这个年纪最怕“捧”

杨紫 :我很怕营销号这样写,我特害怕,这是捧杀,根本没有到达这个程度,夸我演戏好压力很大,下部戏要怎么演?无论大荧幕还是电视剧,只要自己喜欢都要尝试!

2019-07-24